迎合行业需求 满足个性定制

免费服务热线:

新疆新闻联播


免费服务热线:
电话: 邮箱:
地址:
当前位置:主页 > 新疆新闻联播 >

新疆新闻联播

5G带来的12.3万亿美元到底该怎么挣?

作者:采集侠 时间:2018-06-24 05:15

  今年进行5G规模试验,

  明年预商用,2020年正式商用。

5G带来的12.3万亿美元到底该怎么挣?

  2017年12月3日,第四届世界互联网大会世界互联网领先科技成果发布活动在浙江乌镇举行,华为技术有限公司轮值CEO徐直军介绍华为3GPP 5G科技成果。图/新华

  2018,开启5G元年

  如今,我们每天都享受着4G带来的巨大红利——随时随地的直播、视频通话、移动支付、互联网打车、玩手机游戏等等,这些都得益于无线通信网络网速的提高。中国移动研究院无线与终端技术研究所总工程师刘光毅参与过4G的研发,那时候,手机只用来通话、发短信、浏览网页,他根本没想到,随着智能终端的发展,4G快速普及,人们使用手机的行为习惯彻底发生了改变。

  有了4G带来的幸福生活,人们对5G(即第5代移动通信系统)格外期待。进入2018年,一切有关5G的话题都热了起来,人们似乎听到了5G的脚步声——按计划,5G标准的最终制定将在2020年完成。

  近来,刘光毅最关心的是,面向5G的第一版完整标准版本Release15(简称R15)能否按时冻结。他所在的团队参与了中国移动的5G研发。

  标准制定:竞争与合作

  按照最主要的5G国际标准制定组织3GPP(第三代合作伙伴计划)的工作时间表,今年6月,R15技术规范标准冻结,这意味着下一步华为、诺基亚等设备制造商们可以按照标准进行产品开发,电信运营商开始部署。5G已经走过前几年业界给社会“画饼”的阶段,离商用又近了一步。

  通信行业有一句行话:一流企业卖标准, 二流企业卖专利,三流企业卖产品。如果自己的方案最终被纳入到3GPP的标准中,在未来5G发展中就会有更多的话语权。成员们提交提案的过程,自然就成了一种博弈。

  “5G的竞赛首先体现大家参与制定标准的过程中,这个赛场竞争有时候很激烈,甚至可能是你死我活。”刘光毅曾代表中国移动参加过3GPP的会议。该组织成员包括网络运营商、终端制造商、芯片制造商、基础制造商、学术界、研究机构和政府机构,成员根据自身的市场需求和技术发展情况,在3GPP大会上提出不同的解决方案和技术,随后进行现场讨论。

  刘光毅印象深刻的一次是,中国移动的团队在现场通过大屏幕展示自己对无线信号传输格式的提案,主席坐在台上主持。他们一念完提案,有家设备商代表就起身提出反对意见并提问。“这家设备商在该技术上已经有了专利,他们觉得,如果你再定一种格式,我将来就要多制定一种。从终端基站建设角度看,开发的资源和投入增多,测试的复杂度也会增加。同时,对于拥有专利的公司来讲,出现一个新的格式,他们原有的知识产权就不是必选的,会影响该公司的价值。这时候,别人就会想法设法阻止你,不让你写进去。”刘光毅说。

  北京邮电大学网络与交换技术国家重点实验室主任、IMT-2020(5G)推进组专家组成员张平说,标准制定上激烈的争夺是常态,每一个提案背后都代表了利益,大多数提案并非不可替代,大家有很多选择,这就要看在整个标准系统里你的标准是否做得圆满、成体系,当然也不乏有人为因素存在。

  在标准制定上常常出现的情况是,很少有提案是不可替代的,所以一项技术被纳入3GPP就要面临竞争,因此每个成员都会就具体的细节反复辩论以及在前台、后台进行博弈。如果现场大家意见达成一致,主席就把提案内容写在会议纪要中。若争议较大,主席会建议大家在会议之后继续讨论,形成共识后继续在会议上展示。“但最终决策还是由技术驱动的,各方会有博弈,也会有一个妥协的过程。”刘光毅说。 

  市场研究公司Moor Insights & Strategy创始人及首席分析师Patrick Moorhead撰文说,相较于那些以提案数量多为荣的公司,有质量的提案其实更为重要。提案的重要性在于其通过扩展生态系统的新特性和领域,能在多大程度上促进移动生态系统向前发展。

  国内企业比如华为、中兴等也参与5G相关技术标准的制定。在3GPP RAN1 #87次会议上,5G短码方案的表决被称为“没有硝烟的战争”。2016年11月16日,会议的讨论异常激烈,几乎所有公司都参与到方案的讨论中,各方互不相让。次日凌晨,华为主推的Polar Code(极化码)方案获得更多赞成票,被3GPP确认为5G控制信道eMBB(增强移动宽带)场景编码方案,与之竞争的是美国主推的LDPC、法国主推Turbo2.0。此前,LDPC已被确认是数据信道的编码方案。  

  最近在社交网络上引起对联想集团巨大争议的,正是两年前的这次对华为极化码方案的投票。